失踪战士谢樵遗体被发现 母亲得知噩耗无法站立

发布日期:2019-05-31 18:03   来源:未知   阅读:

  英雄,魂兮归来。昨天上午9点50分,在经过4天4夜的连续打捞后,参加昭通鲁甸地震救援失踪的云南边防总队战士谢樵遗体被打捞上岸。昨天中午,装着谢樵遗体的车辆从龙头山镇缓缓驶过。与谢樵并肩战斗的战友们列队,接战友回家。许多灾区群众也自发赶来,送英雄上路。一名网友在微博中写道:天妒英才,但年轻需要热血和勇敢!为人民而死,重于泰山!

  距离谢樵失踪已经4天4夜了,所有人都在搜寻他的下落。救援队每到吃饭时都不会忘了将谢樵的碗筷放到餐桌上,等待着英雄归来。

  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应急救援分队协同国家蓝天救援队、武警水电部队继续展开对战士谢樵的搜救。当地群众得知消息,不顾山体滑坡的危险,纷纷赶来加入搜救队伍,搜救人员达60余人。

  “多好的孩子啊,就这样找不到了,他为了营救灾区老百姓才失踪的。”龙头山乡小寨村的张瑛说,得知谢樵失踪的消息,她主动要求加入到搜寻队伍里。

  搜寻期间,搜救队调用了挖掘机、皮划艇等大型救援设备,以及抛投器、救援绳、捞网、安全腰带、拉钩等专业救援设施。救援人员利用抛投器将绳索投掷至对岸,沿绳索乘坐皮划艇横渡堰塞湖,在堰塞湖两侧用绳索和捞网展开拉网式搜索,拉网一寸寸向前推进,直至堰塞湖终端,然后又逆流而上,一遍又一遍,不放过一丝可能。

  部分队员在堰塞湖两侧沿岸搜索,不放过一寸土地。大家期盼着、祈祷着、祝福着,冒着漩涡、落石、山体滑坡、皮划艇被波浪激翻等重重危险,拉网一寸寸深入水中,一寸寸向前推行。

  昨天,龙头山镇甘家寨子,武警云南总队第二支队在执行搜救任务。9时许,救援部队作训股长黄旭光,突然发现水面上漂浮着一具遗体。

  “01、01,水里有一具遗体,流动速度很快。”黄旭光立即向随队搜救的支队长董家军报告。董家军当即下令准备打捞,并向支队副司令员胡学霖报告。

  得令后,董家军立即安排部队兵分两路:第一组,使用简易木筏涉水靠近遗体打捞。第二组,迅速赶到下游泄洪口上段,选择适当位置拦截打捞。

  由于水流过快,第一组官兵乘坐的木筏始终赶不上遗体,无法实施打捞。此时,第二组官兵迅速赶到泄洪口,做好拦截打捞准备。

  9时35分,当浮尸快速通过泄洪口栅栏时,黄旭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遗体。打捞小组密切配合,齐心协力将遗体转移上岸。随后经辨认,确定这名遇难者就是谢樵。

  昨天中午,谢樵的战友利用午休时间,在龙头山镇云南边防总队抗震救灾指挥部为他举行了简短的遗体告别仪式。

  “可怜的孩子,在外漂了几天了,冷了,快醒来回家吧!”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抹着泪说。

  向谢樵求助的刘远玉、刘家华父子流着泪跪在遗体前,按他们的习俗向英雄遗体上香、烧纸、祭献点心,切开大老远抱来的西瓜,整齐地放在担架前:“小伙子,我们会一辈子记得你的恩德,一辈子感谢你。快吃!吃饱了你才有力气回家。”

  一百米、五十米,近了,更近了,载着英雄遗体的救援车缓缓驶入龙头山镇龙泉村冒沙井广场云南边防总队抗震救灾指挥部前,战友们随着运送谢樵遗体的车辆行注目礼,部分战士难忍悲痛,纷纷流下眼泪。

  “敬礼,向英雄致敬,送英雄回家。”满脸悲痛的官兵举起右手,目送谢樵回家。

  谢樵,福建宁德人,24岁,入伍六年,是边防总队医院中医科的卫生员。出生于农村家庭的他,从小就对绿色警营怀有一腔热血,2008年12月,谢樵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边防战士。

  2014年8月3日,云南昭通市鲁甸县遭受6.5级地震打击。震后第二日,灾难无情地击碎了福建宁德霍童镇东岭村谢樵一家人的心。

  4日13时,龙头山镇光明村。在营救受灾群众时,谢樵喊完一句“我先来!”,就跳进堰塞湖中。不幸的是,他被山上滚落的石头击中,落入激流中。

  隔天下午,谢樵的舅舅钟帮顺在网上看到了外甥的照片和有关报道。“报道里的那三张照片我看了又看,虽然看一眼就能确定,但就是不愿承认是我家谢樵。”可是,他不敢也不知如何向姐姐和姐夫开口。

  6日一早,谢樵的堂兄和表姐夫就瞒着谢樵父母,飞往灾区。6日下午,村民的安慰电话打到了谢父谢细送的手机上,夫妻两人这才得知儿子在救援中失踪。噩耗传来,谢母钟孙秀眼前一黑,身子就直直地倒了下去。现在,经受不住打击的谢樵父母,已经被送到宁德市人民医院,靠输液维持。

  自从儿子3日傍晚给钟孙秀打电话,说手机马上要关机,准备上飞机去灾区救援后,钟孙秀就一口饭也没吃。已是半夜,还在医院照顾姐姐、姐夫的钟帮顺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么长时间,他们还是接受不了也缓不过来。姐姐不是哭到昏睡,就是吵着要去云南找儿子,可是腿脚都软了,动不了的。”

  “如果孩子没了,我也就没有希望了。”今年57岁的谢细送抹着眼泪,见到有人经过就要说上一遍。

  在家乡宁德,翘首期盼谢樵归来的不只他的家人,还有他曾经的老师和同学。“看到学生在微信上转发消息,我才知道这个消息。”得知自己的学生在云南鲁甸救援中失踪,曾任谢樵初中班主任的林健东久久难以释怀。“谢樵当时比较腼腆,不爱说话,跟大家相处得很好。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

  救灾中战友拍摄的一张照片,成为谢樵活跃在人世最后的身影。照片中,他身穿警服,虽然神情疲惫,但目光坚定。

  “这孩子打小就崇拜军人和英雄,有时看这种书着迷了,连饭都顾不上吃”远在福建宁德的姐姐谢良琴得知弟弟遇险以后悲痛不已。

  谢樵出生在宁德一个农村家庭,分明的轮廓,深邃的双眼,高高的鼻梁,给人清秀而英俊的印象。他一直都是家人的骄傲。父母不怕辛苦,做过保安和清洁工,一心就为了培养孩子成才。2008年12月,谢樵成为一名光荣的边防武警战士。

  “他是棵好苗子,军事训练特别能吃苦,流血流汗不流泪。三个多月新训,他的军事动作成为新兵学习的样板。”谢樵的新兵连指导员杨义军说。

  2010年9月,谢樵被分配到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医院。中医是云南边防总队医院特色,院长陈本善医术精湛,成了谢樵的“偶像”。正在救灾的陈本善回忆说:“小谢热爱中医,勤奋好学,喜欢钻研。”

  学好中医,当从熟悉中草药开始。谢樵被安排到中医科,从事配药和采药工作。通过两年多的悉心钻研,谢樵日积月累,俨然成了“识草专家”。虽然只是一名卫生员,但他对中草药的了解,不逊于许多科班出身的中医。

  自采药材可以降低病人看病费用,医院经常为患者提供免费的自采药材。香港lhc开奖网开奖结果网。谢樵经常和战友上山采药,为解决医院中草药紧缺作出了贡献。

  战友在临时指挥所前送别谢樵。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救援人员和群众抬着谢樵的遗体。新华社发谢樵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他的身后就是他纵身“跃入”的堰塞湖(8月4日摄)。新

  4日上午,医疗救援分队率先进入重灾区龙头山镇光明村。谢樵与战友们一起,一路搬运抢救伤员,转移疏散群众。

  听到天台的朋友叫司机吃饭,小黄说“你朋友叫你去,你就去吧,我一个人在车上害怕,你带着我,就说我是你女朋友,我不会跑的”。

  原来是那英率先转身,看到邻座的杨坤犹豫着是否也要拍了这位学员,那英略施小计,冲杨坤摇摇手,示意“这学员不咋的”,最终学员成功进入了那英团队。演唱结束后,杨坤发现痛失好声音,后悔大喊:“那英是个大骗子,你这是作弊你知道吗?!”女王那英一点也不怯场,回敬一句:“合约里写了吗?我是怕你们和我抢!”